★可溶性水生植物

【轰出】不期

    卡肉预警。我流ABO,恶俗的强制发情。

    绿谷出久感觉到一片黏腻。糟糕的无力感蔓延着,他无法思考,眼前不知是泪水干扰还是单纯的一片模糊。身体内部像有什么在吞吃着他的内脏,那东西为了麻痹猎物而放出大量毒素,使他的感官钝化,化成一摊无法移动的泥水。呼吸能勉强维持,带着腥味的高热随涌进鼻腔的空气传播。与此同时,另一股陡然出现的越来越浓的气息早在他无暇顾及之际将他包裹。他试图了解现状,但脱力一样的酸痛拒绝了他的神经,几分钟后他才体会到血腥味来自被他咬破的上嘴唇。又是一波热度从身下传来,这一次它带着明确的指向性--绿谷生理性地并拢大腿。他轻微抽搐了一下。
    怎么还没有人来呢?他挣扎着。定位发出去很久了,为什么没有人来呢?轰君?轰君不在吗?
    为什么要想起轰同学呢?他不能思考。难受极了,持续的高热,下体产生的从未有过的羞耻瘙痒与空虚,腰肢无力双手无力,却无法抑制想向下伸出手触摸的冲动。
    汗水流下来又被体温蒸发干涸,带来的微痒触感都被扩大几十倍。他快要不能承受。
    嘭。
    一声延迟传达到脑内的巨响。没有好好上锁的门被粗暴揣开,他用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有人接近。
    起初他以为来的人是小胜--平日里大概也只有这位会使用如此简单的开门方式。他想做出点反应,但却马上察觉到了不对。
    因为对方触及他脸上的手指,带着舒适的低温和炙热的颤抖。
    “…是…轰君…?”
    他张口问,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得不像话,尾音颤抖着如同示弱。

   

    大概会填完。好想搞绿谷啊啊,想把他搞得留下生理性泪水搞得浑身上下一塌糊涂(ntm
    希望我圈大佬积极产(小黄)文。

评论(6)
热度(71)

© 拓麻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