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溶性水生植物

想想我首页第一个居然是这种东西也是挺不甘心的

不是文。别挂我。非常不成熟

是一篇微妙的自我泄愤,其实自己再看一遍就会觉得很烦很ky,莫名其妙扯到绿谷身上
个人私事,没头没尾权当一笑。深夜矫情随时删掉。当然我现在特别特别喜欢自己。

哈哈发完就卸Lo搞学习,真快乐,没时间后悔




先提出一个词,sympathy。不知道为什么连做两篇完形都碰到这个词,就顺便拿来说一说。

它大部分时间被解释为同情,准确来说不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高高在上的同情,而更侧重于共感。我们分享同一种体会,忠诚哀痛喜极平和,即产生共鸣。

然后再提出第二个观点,就是绿谷出久非常值得喜爱。当然我觉得MHA的大家肯定都喜欢他啦,如果看一个作品连主角都不喜欢估计早就放弃了。

所以我今天看上去是来吹绿谷的。我不会什么人物剖析也不上图不摆细节,主要靠自己吹。我猜很多人喜欢他是因为他可爱性格好,平时天使但关键时刻巨A无比,超凶, 而且无论是谁都想拉一把,他是个英雄也是小太阳。

可能有的人觉得“JUMP系少年漫男主不都这样吗”,觉得挺套路的,觉得这就是典型的开头废柴结尾逆袭流。但是实际上对我而言(只针对我自己,出久让我很难得地产生了共鸣,他遭遇的校园暴力在整部漫画中占的篇幅不大,也就是第一话开场之后加一点回忆杀。很多人应该也就把它当做铺垫为后面他获得个性造势,顺便摆出他和爆豪的关系,但就是这一个背景反而更让我觉得绿谷出久是特别的,他特别好。

因为他活过了这场声势浩大的校园暴力。这里当然是非字面意思,但我就是想用这个比喻,因为我知道很多人在遭受这样的对待以后死在了初中或者高中的一个清晨,从此他们性格发生改变,安心地沉没下去了,连个泡泡都吐不出。并非夸张,校园暴力无论是热是冷都会对受害者造成程度不一的影响,像一根埋伏在关节处的骨刺,在你每每举起手的时候蛰你,不致命,就是难痊愈。

绿谷出久不是没有受影响,相反这成为了他心里很长一段时间的坎,包括主要施害人爆豪胜己在他心中的地位都是微妙的。那是一种憧憬夹杂厌恨的感觉,这两者不矛盾,但它们结合起来很可怕。单纯地讨厌一个人不会使你惶恐,但是如果你同时承认那个人比你强比你好看比你有价值,甚至你不得不说某种程度上你想成为他象征的那种人但你做不到,那么你很容易在抗争之前先把自己掐死(。)

绿谷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况了,他心中象征让他憧憬的理想性的人(应该说是除了欧鲁麦特以外现阶段对他影响最大,也是能直观接触的强大个性拥有者)同时也是带头欺辱他的存在,这首先会产生巨大的幻灭感,而在遇见欧鲁麦特之前他已经知道自己一辈子不会拥有个性。此时他仍没有放弃已经足够可贵。当然按我来说他的心态在这个阶段也不会健康到哪里去,应该勉强维持在正常偏下一点的水准,他拿着小本子记每个英雄的特点,心里未尝没有想过以后当不成英雄而成为公务员平淡一生的结局。

所以当他获得力量以后我们看见他付出的巨大努力,他坚持的理想和他抓住的机遇。积极向上的人总会引起他人的好感。很多人就觉得,校园暴力对他造成的影响逐渐消失了,毕竟他获得了力量,拥有了朋友,甚至打败了曾经无法企及的暴力施害者。但是他没有,他会去特别关注爆豪,留心对方的动向,却绝对不代表释怀。

但他的性格也没有因为这段经历而阴郁下去(没有出现黑化),他甚至愿意和爆豪沟通愿意面对过去,这一点实在是很戳我。

因为我没有做的,我没有他那么好。我在初二那年死掉了。

好了大家可以退出这个页面我吹完出久了。我是真的觉得他特别厉害哦。


















截一段那之后,几年以后打下的字。



















“我超级明白自己根本没有张口的必要,迟钝,对别人毫不关心。但我好像又是现阶段绿茶婊的设定,虽然没有人察觉。
想让那个初中欺负过我的女孩毁容。
为什么会有人欺负更丑陋更弱小的人呢,我知道在十岁到十四岁我的生命出现了断层,我剪着只比男孩长一点的短发,戴厚重的红色眼镜背小学生用的包,穿显得脚大的运动鞋,目光呆滞先天黑眼圈,傻白死瘦,戴牙套,动作肢体不协调跟不上话题还该死的高。
所以我活该被欺负吗,你说呢。
那个女孩是所有人的焦点,她恰恰又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母亲是设计师所以衣着从不重样。她笑起来好看极了。她好看得我每天都在憧憬,上帝啊请让我有和她一样的眼睛。
她对暗恋她的男生发问:诶那个人是谁啊…拓麻歌子?哇她取下眼镜我就不认识她了。男生笑了笑,说你傻呀,她取下眼镜就是这样的嘛。
于是我的黑黑高高的同桌就有充分理由一边暗恋她一边评价我啦:拓麻歌子?她性格很好啊,就是太丑了。
对不起哦我确实那时蛮丑的。
知道最可怕的环节是什么吗,她是纪律委员,所以每次喧哗后她都会喊,别吵啦!!再吵的人喜欢阿朱!!或者,再吵的人喜欢阿于!!然后全班配合着安静,百试不爽,所有人都表情诡谲,被点到名字的女孩低下头不说话,一动不动像块礁石。
浪就要来了你低下头有什么用啊。而且鸵鸟都是藏不住尾巴的。
阿朱是班上她所说的最不好看的女生(抱歉),阿于很胖(同样抱歉)。
我从未发声。直到有一天她喊,都安静了!!谁再吵喜欢拓麻歌子啊!!
我脑袋嗡了一下。有个男生不小心笑了一声马上被起哄,哇你是不是喜欢拓麻歌子?
哇,你们看,XXX喜欢拓麻歌子诶!
我朋友跑过来对我笑,哈哈你看,他喜欢你。
还有人叫,在一起!在一起!
XXX很烦的样子,一把挥开他身边的手,说吵什么吵。
然后就上课了。
我知道我不会有人喜欢,我那么丑。虽然那时我只有十二三岁但是我什么都知道,可我只是发抖。我想我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她那样好看的眼睛了。
没有人喜欢我我怎么能跟她吵起来呢,根本没有人帮我,…我甚至都不敢跟她说话。
你知道绝对的美拥有压迫作用,而有的人向来不善言语。
后来我青春期,长了满脸痘痘。哇我的天哪我那时简直丑得没眼看。我不敢跟别人交往,我怨恨自己,各种治疗痘痘的药都想去试,我红肿化脓,腐烂颓唐。不想去学校。不想成为自己,心里希望自己变成一条狗这样哪怕再丑也能用皮毛遮住。
我从话多变得沉默,从此不敢在人群中请求原谅与发言权。

后来?后来我留了长头发。感谢有几个朋友不离弃虽然有几人现在也疏远了。
我的痘痘好了(开心死了),现在我知道那只是青春期现象。感谢,继续感谢上天我不是疤痕体质当初满脸血印现在居然毫无痕迹。
我留长发以后好看多了,我知道班上有三个男生暗恋我,有人匿名表白,有人偷偷说我是班花。穿小裙子出门有人主动问我可不可以街拍,虽然还没化妆但很注意地好好保养,我为什么一下子漂亮起来了我也不知道。总之高中时去掉了牙套,用潮牌(本来我家就不穷),换成圆框眼镜,眼睛居然也变大了一些。我坚持每天捏山根所以鼻子真的高了好多,我每天涂防晒注意保湿而且加上原来就白所以皮肤好了很多甚至被同桌羡慕…我的青春期快过了,终于不再长痘。我最近又剪了短发不过不再那么难看,甚至有人跟着我去剪班上一下子少了三四个长发女生。我考入的高中是全市最好的一所之一。我在文科实验班。

那么一切都过去了吗,怎么可能。
我不与人多言语,原本性格不算沉闷现在已经变得不与人交谈。当然我表达能力是没有问题甚至意外的擅长与陌生人一对一交流…但是我开始挺害怕人群的。只想要一个人呆着。死宅限定。
无限自卑,无限自满。
还有。
我变成了我最讨厌的人。走在街上要是看见有不那么好看的人,我会恶毒地想他们是怎么有勇气活到现在。他们怎么不把头深深低下?丑陋的人有什么资格过的好?…他们居然在笑?他们凭什么没有遭受歧视凭什么有能力笑?天呐长成那样怎么还敢穿小裙子?
我知道这不应该。可我正在以对自己的严苛恶毒对待他人。我不会表达出来甚至会对他们更好。但我还是看不起他们并且看不起自己。
我还看不起那些明明没有和我说过话却说喜欢我的男生,潜意识中他们大概也会是像初中时围着我大笑的人的类型吧。
我有一段时间真的在认真思考为什么其他长得丑的人不会感到愧疚,并且衷心希望得到答案。
别挂我谢谢

最后,我想回到十三岁那年的初中,在校门口等候十分钟等到那个低着头的丑陋的自己,扳过她的肩让她看着我的脸,告诉她你以后会变得很好看很好看,会有很多人喜欢你,那个欺负你的女孩虽然和你在同一所学校但再也不敢嘲笑你了,当然你们再也不会有接触。你要相信我。你好好看着我。你不要自暴自弃你要熬过十四岁。

如果她不相信,我就一把掐死她。”







(现在看起来好中二⋯











就是这样了,我的情况。…所以我真的觉得绿谷出久特别好,我丧失了语言能力。他做到了所有我做不到的事情,他是小太阳,他会发光。可能会有人说"你干嘛把角色和自己联系在一起",我也没办法,不知道怎么说⋯完全是抱怨一时爽的冲动情况,会这么干完全是不成熟的表现⋯

顺带我不吃爆豪和绿谷的cp,嗯。虽然爆豪后期有时候挺可爱的,我不是角色黑,甚至他有很戳我的地方⋯

怎么说呢,我会好好努力的。


评论(3)
热度(10)

© 拓麻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