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溶性水生植物

【轰出】荒原火

    自己一时爽,想想还是不打tag了吧


    •关于超能力者被当成危险品分级管理的故事。

1.

      “‘西区再起暴乱,联盟是否该采取强硬措施’”,同事举着报纸读出评论标题,“那些该死的危险分子难道就不能安分一点吗?”

      他草草翻到背面,顺势而好奇问道,“绿谷,听说你负责监视的那个是s级,怎么样?还顺利吗?”

      “……对!他是s级,我觉得挺顺利的。”坐在靠窗的年轻人在轻微怔愣后猛地扯下耳机抬起头回答,他蓬松的绿发和他桌边的铝罐仙人掌不出意外地挺搭。

      “而且他似乎不难相处……”他补充着,无意识地低头瞟向那盆仙人掌,为此错过了同事疑惑的挑眉。传闻中他负责的那个少有的s级性情孤僻乖张,蛮不讲理到连续几个监视人都到主动申请放弃任务。联盟找不到人手负责,正巧眼前名叫绿谷的年轻人因为负伤无法继续呆在前线,便草草将烫手山芋塞给他,将他调回了总部。上级大抵是想暂作中转之用,没想到他一负责就负责了小半年,安然无恙甚至看上去不甚狼狈。于是这项监视工作便落在他头上,不再更易。

      绿谷关掉最后一个网页。视网膜残留中“后英雄时代”几个大字在脑内加工后越发鲜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开始失去出生时本该拥有的天赋,百年演变之后拥有能力的人反而成为异端。碌碌者为自己的无能而终日恐惧,然而多数往往自诩正义,最终能力者成为众矢之的,他们被迫接受不公的管制,在层层分级中低头或者死去。人们说,没有了能力者,便没有了暴乱,昔日的英雄在嘲笑下坍塌。这是“后英雄时代”,所有人都该庆幸生于此时。

     绿谷摁灭了屏幕上的光源。刚刚被同事叫住时他正在看一个视频,那个不该被允许流传的视频和剪辑的大字交替闪现。他端着喝了一半的咖啡到水池边倒掉,现在是下午五点三十分,他得走了,自从接手了监视能力者的工作后他连周末都很忙碌。
他走出办公楼时是五点三十二。比平时晚了一点,他在路口张望,行人流动,一双手从背后拍了拍他。

      “轰、轰君!”

     “走吧。”轰焦冻说。也许是能力的原因,他不怎么怕冷,站在初冬街道上,衬衣显得单薄。他伸手递出饮品,绿谷急急忙忙接过来,喝一口才发现又是咖啡。比他下午冲泡的要苦,也烫得多。他小声道谢,轰没有回话。他们有些沉闷地走着,并肩,却不甚亲昵。本来就是这样啊绿谷想,谁会愿意和一个狱卒交心。他有些难受,只好低头啜了一口咖啡。

      到家时轰焦冻掏出钥匙,右手衬衣袖子边缘露出黑色金属环的轮廓。绿谷像被蜇了一下猛地收回视线,他知道那是什么,也知道轻举妄动的后果。
他盯着轰焦冻的背影。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们接近同龄。面前的男孩高大疲倦,因为配合研究的常年采血而有些苍白。如果自己一念之差,他在不到一秒就会死去,无力挽回,而自己甚至不需要向上级解释原因。他们的关系就建立在这样的沙堡上,自己的权力这样大,他本不想要,但更不想把这权力交出去。
进去吧。他最终说。

2.

     绿谷偶尔会想起他们之前见过。虽然不曾互通姓名,但轰焦冻的发色实在让人难以忽视。或者是有更深层的理由,使他不再忘记,

      那时他排在冗长的队列里,前方是千篇一律的十岁孩子的后脑。维持秩序的人在制服中昏昏欲睡,他盯着自己手背上银色圆形的墨水印章迷迷瞪瞪。事情发生毫无征兆,是谁在后面推搡呢反正没有人会追究几个孩子的责任,他倒在地上,巨大而泛泛的力压着他不允许起身。一片慌乱中几个女孩的尖叫切割着他的大脑。踩踏。也许是后面的队伍有人在打架吧他猜想着,但就算知道了也无济于事。人群涌动燥乱,他预想数十双脚叠加所能带来的疼痛,手臂被踏中,筋骨错动。突然有一双手把他周围的人拨开,他被更大的强硬的力拉起来,气喘吁吁双眼朦胧,只有面前的男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红白的发色,视觉系搭在他身上却显得冷冷清清。他站在仍吵闹不休的人群中格格不入。

      你没事吧?男孩问,他急忙地回应说没事,说完才发现喉咙哑到几不成声。他低下头想掩饰脸上蹭上的灰土,他不知道自己的头发也一塌糊涂。

      男孩不远不近的站在他身后,相隔几位,他耳根发烫。
又排了很久队。他们像被赶入屠宰场的羊群,沉默而唯命是从地跟在前一个人尾巴后面行走。他们走入那栋灰色的建筑,不允许回头。适龄儿童依次从探测仪器前走过去,滴,绿色,滴,绿色。仿佛只是个无聊的仪式,他是布景,走过探测器时工作人员摁住他的手,硅胶手套的触感不似真人。滴,绿色,他往前走。他为自己的平庸而微微不甘,在年幼的时候他也试过各种方式试图证明自己的独特,从买十元一本的能力指导手册到荒谬地吃下据说是有开发作用的偏方,那偏方里甚至有一味头发。但群体性的引导会使他在未来的日子里把这份从漫画或者过时英雄故事中产生的不甘当成个笑话。他像所有羊群中的十岁孩子一样,他们是安全,清洁,无害的。他迈出了左脚,向外走去。滴,绿色,滴,绿色。他迈出了门口。

      红灯。

      突然尖锐的蜂鸣响彻大厅。他几乎惊慌失措,穿制服的人汇集向他来时的地方,有谁被围住,铁闸门落下,他回头,只余见隐隐约约的火光和逼人寒意。
另一批工作人员冲上来把他隔开,“发现异能者,危险”,他们丢给他几个字,他哑口无言。

      再见到轰焦冻是在十年以后。从不露面的上级丢给他一份文件,他举着伤手翻到最后一页,仔仔细细看了看那份附带的证件照,说,好。

      我来负责他。

3.

      “你真的这么做了吗?”二十一岁的绿谷出久大声质问,这是他平时绝不会做的事情。黑咖啡泼出一点在他手上,依旧滚烫,他现在知道轰焦冻每天为他捎带的咖啡为什么在送到他手上时永远是热的了。

      “我有。”轰说,“冷静一点。”

      绿谷怒气冲冲地冲上前,拉下了厚重的窗帘。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最终他重新坐到轰的对面,揉着头发憋出一句话,“我这周的评级报告怎么写?”

      他想轰焦冻是不是疯了,就算经过长久相处两人也还算是知根知底,但自己依旧是他的监视人,是定时在他“是否有危险倾向”一栏画勾的报告者。同样,他并不是不了解西区,恰恰是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他对西区可以说了如指掌。一个由叛逃的异能者建立起来的城区,近些年联盟已经隐隐意识到它将带来的威胁。

      他只是不愿意把眼前的人和西区联系在一起。
但当轰焦冻在这个普通早晨的全盘托出时,他才猛然发现了自己的无措。他想自己应该好好跟对方谈一谈,关于什么都好,但他张了张口,脑海里竟是十多年前排成长列的羊群。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他最后发问,轰焦冻反问他,“你会怎么做?”

      他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

4.

      也许他们那时是应该好好谈谈的,关于昔日英雄和后英雄时代,关于咖啡,关于人们信奉的正义和天生的黑羊。绿谷出久最终在安全的选项中勾画,收集情报之余他最近时常梦见火,极大的火,从西部烧开一条火线,所经过的地方只有来不及逃窜的动物尸体和荒原。

      醒来时他抹一把冷汗,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同样岌岌可危。

5.

      他们在激烈的接吻。绿谷随对方强硬的动作呼吸,唇舌抵住齿间。他脑袋一片昏沉,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已不得而知,他攀着面前人的手臂。他们都年轻,疲惫,有力而冲动,互不肯示弱,都要把自己身上的火燎到对方身上,越炙热越主动越好,最好扑不灭,就这么烧成一块炭石,来年有人将他们拾起,便会知道这究竟是如燕子与王子雕像的故事般,怎样炼就了的一颗不化铅心。

6.

      绿谷出久听见了自己的声音。那日下班时轰焦冻没有来接他他便已觉得不对,待到他匆匆赶回公寓就已经一切明了。梦里才有的火顺着油气味道烧掉了大半间房子,他挣扎着想进去,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拦住了他。
“你的任务结束了,”他们告诉他,“s级异能者轰焦冻由于勾结西区,被下令逮捕。由于其消极抵抗,只好将他当场歼灭了。”工作人员扬了扬手中的黑色手环,那上面带有强力电击的痕迹。“你的公寓,很抱歉,不过联盟会分拨一栋新的给你。”

      绿谷没有吭声。他觉得有什么在撕开他的脊背。慌乱中他试图撞开拦着他的手冲进去,却被发现不对的工作人员死死按在地上。不该是这样的,他在心里大喊,眼前一切有如十岁那年的翻版,他依旧被无力地挥开,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那个由红白色发系的男孩长大构成的人被埋在滔天的火里 。他想自己必须一把挥开面前拦着的手才能冲到轰焦冻身边,他必须有力量,他在用尽全力挣扎可是他没有力量,……他动不了。

      他最终没了力气,像具尸体安安静静躺在哪里。工作人员便也不再按住他,毕竟他看上去实在精疲力竭。

      他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感觉有一把火烧在他内脏,直烧到焦黑翘边,由里及表,层层的火线蔓延,血液蒸干,他想他得撕开自己的脊梁。

      他烧着了。一阵力量流经他的手,他微微挣动了一下。紧接着是第二下。他意识在极端的高热里游离到他头顶,他恍惚看见自己站了起来。他挥开面前的一切,瓦砾木门火和人和尖叫。

      他看着自己冲入火场,第三视角般,无畏中他搂着了躺在地上的那个人。

      “你没事吧?”他声音哑得几不可闻。

7.

      “醒了?”

      眼前有人影在晃。绿谷慢慢睁开眼睛。

      轰焦冻正俯在上方看他,他愣怔着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平躺在放下的座椅上。他还没反应过来,轰先凑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没发烧。

      “你怎么……”没死?他问。

      “嗯。”轰说,“手环里面安全装置不是你装上去的吗?我们就快到西区了。你知道你突然开发出了能力吗?”

      “可是之前起火了啊……”绿谷微微睁大眼睛,紧接着他被吻住了唇角。

      “起火了,但我们也逃出来了。”轰焦冻说。“至于火,就让它继续烧吧。”






                                                                                      ——END






      轰轰才不怕火呢,他是冰火双系小精灵(。)

      学业压力激情写文,一时爽,有错字抱歉,评论大概没办法回抱歉。

评论(2)
热度(36)

© 拓麻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