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溶性水生植物

【轰出】烈日灼心(一)


    我流ABO,伪监狱设定的特工paro,诶嘿嘿

 
  1、

 

   这里是永无天日的孤岛,是礁石上垒砌的兽笼,是没有出口的暗门。 这里是盗贼和劫匪的聚居之处,是雨林深处腥臭的沼泽,是恋童癖和强奸犯的地狱。这里是第九岛监狱,被人称为“焦土”的地方,总有人进去,少有人出来。

 
   这里没有太阳。

 

   “所以你为什么要申请调来这种地方?”

 
   同事趴在桌子上睡眼惺忪地问他,这实在是个令人费解的问题。眼前的年轻人明明可以拥有良好的未来:高校毕业,简历干净得一塌糊涂。不像他们这种人,要不是实在没处去,谁愿意领这个差事?

 
   “啊?哦哦,我也是调济过来的。”年轻人抬起头认真地说。他脸上的雀斑使他看上去比档案里记载的年龄小很多,加上个子不怎么高,如果换上制服,就是一副标准的高中生模样。

 
   同事叹了口气,直起上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叫绿谷是吗…绿谷君,好好干啊,”千万别惹上什么事。中年发胖的狱警把后一句话咽进口中,摇了摇头。

 
   “谢谢前辈!”绿谷说,甚至微微地害羞地笑了一下。他看上去并没有多沮丧。

 
   一个年轻的,不谙世事的beta。同事定义着,猜测对方能在这里坚持多久,在得到不超过两个月的答案后重新趴回桌面,合上双眼。

    2、

   
    “最后要注意的是这个人,01-13号,一个拥有双重个性的beta。他平时不怎么惹事,性格也不偏激,但是由于他的个性太过麻烦所以经常造成其他犯人重伤…你知道吧,在我们这儿,总有人会打beta的主意…但他现在是你负责的01栋的头儿了,那一片的人基本上都被他揍到进医务室过。建议你不要去动他。”中年狱警说,“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每天早晚巡视以后都要来填写报告,缺填将会扣除工资,虽然本来就不多。”

 
   名册上beta的照片有点模糊,但一头半白半红的发色格外让人印象深刻。他的疤痕使他看上去有点凶,但不可否认是个帅气的人,绿谷想。

 
   他点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前辈介绍的所有犯人他大致记住了特征。这里关押的alpha居多,beta只占小半,犯人的个性用扣在左手手腕的电子镣铐控制,一旦违规使用后就会被瞬间的电流击昏。粗暴而实用。

 
   “正好快到时间了,你去01栋走一圈吧。”狱警说。

 
    3、

 
   新上任的狱警站在昏暗走廊的尽头用几乎被磨秃的铅笔在倒数第二个名字下画勾,背后的骚动略微平息一点,他不太适应地低头推门出去,再仔仔细细地给大门落锁。一个月过去,无论多少次他都是这副不太习惯的表情,当他走过每一间双人牢房时永远有人对他吹口哨,他敢打赌在这里他收获了这辈子最多的对他身材的赞美。总有几双手想把他从背后拽住拖进牢房哪怕还隔着铁质栏杆,但他在这里来来回回,从没有被碰到过。那些一辈子都出不去的人在他经过时堂而皇之将手伸进裤子,隔壁床的室友则哈哈大笑。

 
   在他第一次踏进一楼区域时就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时至今日他已经能对那些狎昵的咒骂听若不闻,但脸红往往是不可抑制的事情。这让那些起哄更大声,尽管他知道这没什么。

 
   他把名册合上,还有最后一个。为了安全期间,准确来说为了别人的安全,这家伙拥有自己单独的隔间,在二楼拐角的后面。

 

   轰焦冻。

 
   绿谷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完全没有将它们越揉越乱的自觉;他转身想迈上通往二楼的台阶,猝不及防撞上了一个人。

 
   “嘶…轰?轰君你怎么又出来了?”年轻的狱警大惊失色,头开始隐隐作痛,他手中名册垂直滑落,被来人轻松接住。

 
   “我出来走走。”和他的吃惊完全相对,轰焦冻晃了晃名册,一脸冷静地冲他点点头,仿佛只是在普通地聊起今天的晚餐。

 

   “你不会说出去的,对吧,绿谷?”





    轰:装B使我快乐(。)

    最近考试周,更新随意啦诶嘿嘿

评论(13)
热度(111)

© 拓麻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