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溶性水生植物

【轰出】食恶(五)

    我流猎魔人×恶魔paro。前文戳主页。
    这次有点短诶嘿嘿,抱歉
   
 
   

    日出了许久。

   
    厚重的绒布窗帘也挡不住的光洇进来,渐渐有些亮堂。轰焦冻睁开眼睛,难得良好的生物钟没有发挥作用,他躺在床上,猜测现在至少上午九点。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难以言喻,恶魔中规中矩地高烧,意识不清,拽着他衣袖哭泣。他曾试图用自己的冰与能力物理降温,然而无济于事。他拿来毛巾和水杯和干净的衣物,直到后半夜才隐隐约约睡着,恶魔起身,背着他捂嘴吐出一口鲜血,没有弄脏床单。它动作很轻但他还是醒了,再躺下时他于将熄未熄的火中看见恶魔凌乱发间投下的尖角的阴影,映在墙上,与任何一只恶魔没有什么不同。

   
    他于是又睡去了。

   
    现在是第二天早上,轰推断着,那么我应该睡在那只恶魔身边,它现在已经步入成熟期,也许它的力量能对我构成一定威胁…

   
     突然来自肩膀的疼痛打断了他。惊诧之余他迅速作出防备,本能先于大脑行动,在一阵混乱中他死死扣住身后人的手腕将其压在床上对方发出一声痛呼而他顺势将膝盖抵在对方腹部。那是最柔软的地方。床吱呀响着,布料摩擦声听上去格外不堪,他们在一张床上打斗。

   
    “那个…嘶…您可不可以轻一点?”恶魔说。它被压在低处,几乎动弹不得。此刻它脸上带有刚睡醒的迷茫和昨夜沾上的干涸了的血痕,不可调和的矛盾,和无意识便轻易红了的眼角。

    轰愣住片刻,没有松手而是扭头看向自己的肩膀。居家的衣物上布料破损,线头断开,再里面是一处牙印,嵌进皮肤,渗出些血色。伤口不深。

 
   他再俯下身子时果然看见了恶魔脸上的愧疚神色,它哆嗦了一下,向后躲去,似乎自己也没想到这一点。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它张口,略带惶惑地道歉,然而话未说完,眼前的人就将两根手指强硬送入它口中。它一下子噎住,脸瞬间红起来。原本的话被生生拆成两截,它却碍于自己的獠牙而不敢抗拒,为了防止再次误伤,甚至被迫将嘴张开以配合猎魔人的行为。

   
    猎魔人左手抵在它的脖颈处,右手修长的手指在它口中摸索。他的手指触及它新长成的獠牙,似乎是测试它的锐利程度。这种动作很微妙,带有意味深长的被侵犯感。恶魔不适地扭动了一下,又很快被按住。

 
   “舌头收进去一点。”轰说。

   
    恶魔费力地吞咽了一下,此时猎魔人的手指已经不单在它齿间停留,而是压在它的舌根。脆弱的粘膜被触及,喉头不由自主地收缩,带着令人费解的难受。

    它压抑良久,最后还是呜咽出声。这就是纯粹的打击报复了吧。它想着,自发忽略了行为本身更深层的暗示。

 
    猎魔人收回手指,松开了它。他慢条斯理地拾起毛巾擦拭手指,注视着恶魔通红的脸。

  
  “你已经成年了。下次要是还想咬人,记得把獠牙收好。”

 
   他轻声警告。

   

   

    轰:都已经、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DEKU都已经成年了……为什么我还是一个DT?(。)
   

评论(14)
热度(118)

© 拓麻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