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溶性水生植物

【轰出】食恶(三)


  我流 猎魔人×恶魔paro。前文戳主页。

  轰焦冻以为那只恶魔还会磨蹭很久。他关上浴室门时,才后知后觉感到左脸被水汽蒸的有些发烫。站在走廊,他也无法解释自己刚刚为什么要下达如此饱含暗示的命令,原因或来自潜藏已久的劣根性,或来自骤然掌握权力便迫不及待实验的耀武扬威。不过现在这都不重要了,他想,反正被宣布了所有权的恶魔总是能尽心完成主人的要求。

  门开了。比预计中的快,年幼的恶魔赤脚踩在地板上。它确实只穿了那件宽大白衬衣,抓着条毛巾,脸有些红,一声不吭。它尚不熟悉周围的环境,也许也并不想了解,但这不妨碍它快步朝前走去。轰焦冻面无表情地靠在墙边,看它步履略显慌乱但又不肯停顿地经过自己身边,再向前,一直到拐弯,朝他先前从地下室翻找出来铺好的角落里的折叠床走过去。

  它消失在拐角了,脚步声暂停,随即是床铺摇晃不稳的声音,织物摩擦,柔软地堆在一起。

  轰不动声色地听着,他脑海里却被一条暗
红的细长的尾巴填满。在恶魔经过前后他只注意到那条尾巴从衬衣后面探出来,在半空晃晃悠悠,谨慎得仅仅撩起了一小片衣角,末端却翘出明显的弧度。那条尾巴在靠近他时垂得很低,随它迈步而抖动;如果雄英猎魔协会前几年发放的指导手册没有出错,那么至少从肢体语言上看,恶魔多半还处在对他的极度警戒和惶惑状态。

  恰当的好奇是好事。轰焦冻想自己大概也被勾起了等价的好奇,至少在他工作以来从未听说过恶魔拥有羞耻感,无论DEKU的表现是否只是为了博取他的好感,起码他对这只恶魔产生了兴趣。

  他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毫不担心恶魔是否会逃走,为了避免报复每一个经验丰富的猎魔人都会在闲暇时把自己的住宅改造成坚不可摧的堡垒,墙与墙间流动着符文,地砖地步镂刻十字。它逃不出去。

  共处的微妙平衡在傍晚被打破。轰焦冻被吵醒时太阳刚刚落去,燃尽的灯蜡淌在桌上,房间里没有光源,墙上的咒语相互争吵。

  他头痛不已却也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刚刚出现了巨大的魔力波动,瞬间产生瞬间消失,痕迹黏在空气里作为罪证。他暗自抱怨着麻烦,扭开门,面前走廊却是安静无恙的。

  他心下估计着恶魔能造成的破坏,朝当初他随手一指就决定下来的角落走去。如果它真的不像表面上那样乖巧,那么说教多半无法取得成果。难道真的要打一顿吗。太糟糕了,他想。

  没有灯的空间里脚步回荡,他轻而易举地靠近了那张折叠床。周围墙面没有被破坏,也没有血迹和被挖开的地板。床上被子裹成一团,不时有细微的抖动。

  “你怎么了?”轰焦冻问。

  “对不起…今天不行…我很不舒服,抱歉…”被子里传出的是恶魔颤抖的不稳的声音。它气息急促,紧张而无措。它在被逼无奈地示弱。

  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麻烦。轰焦冻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恶魔进入了成长期,它将在今晚成熟,在漫长难捱的痛苦和鲜血中长出角。

  更糟糕的是,它觉得,自己此刻靠近的目
的仅仅是为了上它。






  轰总说什么啊原来不是发情期真让我失望(。)

评论(11)
热度(140)

© 拓麻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