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溶性水生植物

【轰出】普世童话(1)

    我流走心ABO。

   

    绿谷出久并不认为他们有一个很好的初遇。
   
    那时他十岁,想来对方也是十岁。至少在年龄这一项他们生而平等,权利守恒,不出意外,他们也将同样一夜老去。当时卡车轰鸣尤在,窗外不熟悉的声音隐隐传来,他从阁楼探出头,林荫道上高大的红发男人扛起两个集装箱大步迈向隔壁空置已久的住宅,身后跟着一个发色奇特的少年,慢吞吞朝同一个方向走,同样拎着一个沉重的集装箱,衬衫袖口挽起露出结实的小臂肌肉。

    妈妈在客厅大声说,有新的邻居搬过来了啊,他缩回脑袋,关上窗户。

    一户Alpha。他简单总结了一下。在这样一个人口不多的小镇里Alpha 已经算稀奇,他们初来乍到会引起围观也不一定。

    就像他当初一样。

    这件事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影响,事实上他摊开桌上的练习册后很快将此抛之脑后。晚餐时妈妈很高兴地宣布她已经到邻居家开展了第一次拜访,送出了上个星期做好的橘子酱中的一罐,换来了对方家中貌似没有女主人的消息。她言语中尤带着一丝浅薄的新鲜感,以及不经意的提醒。她说绿谷他们家都是Alpha哦,她说那个新来的男孩也是,她说那个男孩发色居然半红半白莫非是某类视觉系乐队的吉他手,她说以后我们有什么困难可以向他们寻求帮助了他们家虽然看上去有点冷清但带人接物都算得上和善。这在男性Alpha中已经很好了。

    绿谷出久说好啊,那我改日也去拜访一下看看。他也笑得诚恳极了。他抓起一块完整的单面抹了橘子酱的白吐司从正上方咬下去,没有再作其他评价。

    不知道为什么从阁楼向下望的第一眼起他就有强烈的预感,他,隔壁那个男孩,他们之间总会产生一些不可避免的交集。Omega的敏锐直觉。

    这是来自绿谷出久的十岁的记忆,却并不能作为他人生的经典片段。那时他还有着近乎天真的偏执,性格中原本应激励他永不放弃的部分被更大的恐惧遮挡。而现在的绿谷庆幸自己已经不是那时的模样。在为大一学弟学妹作心理辅导时他还会不自在,有点害羞地说我当初也总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样全盘放弃了,学弟学妹睁大眼睛看着他,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褪去换成略带茫然的表情,他又马上切到另一个话题。于是大家嘻嘻哈哈一路聊下去,没有人发现他从一开始就在偷偷走神。

    当然辅导还是负责任地做好了。

    等学弟学妹走后自习教室空空荡荡,他趁着没人索性坐在了老式课桌上。十六分之一的几率,他难得回忆起自己的过去,按理说这应该是所有努力改变曾经的人在小有起色后最喜欢干的事情,他却不常照做。

    他闭上眼睛想,其实我真的很了不起吧。他从不自吹自擂,可他真心诚意地愿意夸赞自己仅此一次。面对过去,很多人往往想如果能回去我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绿谷却知道,不能。孩子的残忍来自本能,在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的日子里,他确信自己做到了全部。他咬着牙。他想我居然活了下去,我居然能活下去,而不是变成生活中一摊带劣质酒精味信息素的烂泥。

    自习室的门被推开了,轻微的咯吱声打断了他。他抬起头,朝来人笑笑。看着那人走近,无论多少次了他都会有些害羞。

   “在想什么呢?”轰焦冻说。他凑近低下身子,伸手揉了揉绿谷的眉间。绿谷才发现自己的眉头早不由自主地锁紧。

    “没什么,以前的一些事。”他朝轰点点头,站了起来。“午餐吃什么?猪排饭?”

    “好。”他的恋人回答着,嘴角也带上笑意。他们的信息素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进行了一次隐秘交互,抹茶的清香和泉水和石炭和普通自制橘子酱的甜腻。他们触碰对方独特的味道,像小动物互相顺毛一样,而事实上他们只是简单对视了二三秒。他们的契合度是如此好。

    “走吧。”绿谷轻声说。

   

评论(3)
热度(53)

© 拓麻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