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溶性水生植物

【轰出】食恶(二)

 
    我流恶魔PARO。前文戳主页。

    浴室里响起了渐渐水声,木盆和地面磕击,衣料摩擦悉簌。轰焦冻坐盯着杯中一片竖起漂浮的茶叶。到现在为止他还有一种不真实感,仿佛几十分钟前他亲手买下的恶魔只是一个出现在他梦里的一个隐喻。

    他陷入了困扰。原本一回家就拉上窗帘睡到第二天的计划早被弃置不用,现在最应该决定的是该怎么处理这只恶魔。

    他用意外来总结直到上一秒末发生的所有情节。他从没有考虑过买一只恶魔,就像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养狗。他讨厌和任何会行走的生物分享生存空间,光是想想就头痛不已。他知道大部分人买恶魔回去纯粹是为了取乐,为了某类不能展示于人前的肮脏的欲望;可是眼下他除了希望这只恶魔呆在他家做一个安安静静的摆设以外,找不出它的第二个用途。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它太像人类了,轰想。如果它相貌狰狞性格固陋或者妖娆轻佻,说不定自己会在它靠近时就依据本能扭断它的脖子。但它至始至终谨小慎微,加上无害的长相,像极了邻居家打球砸破了玻璃,还不得不上门道歉试图拿回攒了三个月早饭钱才买回的球的国中生。

    就算是先前的反抗也不能说明什么,那太容易镇压。敏感的身份加上无个性,它是如何活到现在的简直无法可想。轰几乎想要叹气。还是先让它住下吧,他决定。如果哪天后悔了,就在它睡觉时悄悄扭断它的脖子,这已经是最大的宽容。

    水声突然停了,浴室里一片难堪的安静,轰捧起茶慢慢抿了一口,觉得茶杯上冒出的热气都比浴室门口溢出的蒸汽浓重。怎么还不出来呢?自己都为它准备好换洗衣服了,几年前的衬衫,虽然已经是家里最小的尺码,大概对幼年期恶魔而言还是过大。

    “咚咚。”

    轰抬起头,九点钟方向的浴室响起了由内至外的敲门声。在他迟疑的片刻,敲门声再度响起,难以忽视。

    轰焦冻放下茶杯,走了过去。隔着门他语气冷淡地发问:“怎么了?”

    门里没有回答,细微的喀嗒声却响起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浴室的门骤然敞开。白色蒸汽和热流晃晃悠悠迈向他,名叫DEKU的恶魔站在门后,松松裹在他的衬衣里。血迹污垢被尽数冲去,它洗干净后看上去更小了,头发打湿以后显出更深的柔顺的墨绿,两条腿从衬衫下摆和雾气间伸出,纤长柔韧,意外地看上去很有力。

    “很…很抱歉!…那个,我想问一下,您有没有可以放尾巴的裤子?”它一开门就看见立于门前的猎魔人,顿时开始结结巴巴。

    废话我当然没有。我连尾巴都没有。轰焦冻心想,却没有说出口。

    恶魔在他的目光下显得略微紧张,它不安地攥着衬衣下摆,试图遮住自己的膝盖。衬衣确实太大了,穿在它身上像条裙子。它睁大眼睛,等待对方作出的回应。

    幸好自己并没有信仰,轰想。否则没有人能宽恕他刚刚产生的错觉,无论在什么时候,将一只恶魔错看成戴着小翅膀穿着宽大白袍的唱诗班孩童,都未免太过牵强。就算它的确看上去无辜无罪,就算它战战兢兢任自己摆布,就算它穿着自己的过长白衬衫而衬衫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你可以对它做任何事。它是你的了。轰脑内没由来地回想集市上商人收到钱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交代,那人粗俗地数钱,开狎昵的玩笑,当时他皱着眉只当没听见,现在却意识到这是真的。

    他掌握了何其大的权力。

    “那个…”

    “没有。”轰说。“如果难受的话就别穿裤子了,反正衣服够长不是吗?”

    “啊…”DEKU一时有些茫然。

    “如果我没记错,恶魔是不会怕冷的。”轰最后给出了结论,点点头,转身带上了门。

    门后,恶魔攥紧了衣衫下摆。

   

    轰总:我只是一个憋久了的DT(。)
    当然最后我们绿谷还是拿到了内裤的吸吸,不然多冷啊(不是)

评论(7)
热度(149)

© 拓麻歌子 | Powered by LOFTER